Silkroad

On 100 years' discovery of Dunhuang Arts

敦 煌 百 年 三 筆 賬

─ ─ 紀 念 敦 煌 經 卷 發 現 一 百 年

來 新 夏

    敦 煌 經 卷 亦 稱 敦 煌 文 書 、 敦 煌 遺 書 、 敦 煌 卷 子 , 是 指 在 中 國 甘 肅 省 敦 煌 縣 莫 高 窟 ( 俗 稱 千 佛 洞 ) 出 土 的 4 ─ 11 世 紀 多 种 文 字 的 古 寫 本 。 由 于 敦 煌 在 4 ─ 10 世 紀 間 曾 為 中 國 西 北 文 化 中 心 , 政 治 、 經 濟 十 分 發 達 , 佛 教 也 很 興 盛 。 自 從 前 秦 建 元 二 年 ( 366 年 ) 釋 樂 開 鑿 第 一 窟 以 后 , 寫 經 造 像 活 動 代 代 相 沿 。 北 宋 仁 宗 時 , 西 夏 進 攻 敦 煌 , 僧 眾 為 避 兵 火 , 將 大 批 文 書 藏 于 洞 窟 之 复 室 中 , 然 后 砌 一 泥 牆 于 外 , 并 于 其 上 繪 畫 , 以 此 作 為 偽 裝 。 此 后 , 這 些 文 書 便 被 封 存 于 該 私 室 中 達 900 多 年 , 成 為 名 聞 中 外 的 敦 煌 遺 書 。

    清 光 緒 26 年 ( 1900 年 ) , 敦 煌 道 士 王 圓 無 意 中 發 現 敦 煌 石 窟 第 16 窟 畫 有 壁 畫 的 牆 上 有 裂 縫 , 因 察 看 裂 縫 , 進 而 在 第 17 窟 中 發 現 了 大 量 的 經 卷 和 佛 像 。 王 圓 立 即 將 此 事 稟 告 縣 令 , 縣 令 及 時 上 報 給 甘 肅 學 台 葉 昌 熾 。 精 通 古 文 字 和 考 古 的 葉 昌 熾 對 此 事 頗 感 興 趣 , 計 划 將 這 些 經 書 及 佛 像 運 往 京 師 , 然 因 耗 資 過 巨 而 未 果 。 但 他 在 自 己 的 著 作 《 語 石 》 中 錄 述 了 莫 高 窟 的 碑 文 , 發 表 了 個 人 對 敦 煌 遺 書 的 看 法 。 自 此 以 后 , 敦 煌 文 書 被 發 現 的 消 息 不 脛 而 走 , 敦 煌 縣 令 將 文 物 作 禮 品 送 人 , 遺 書 開 始 流 失 。 1907 年 3 月 , 匈 牙 利 籍 英 國 人 斯 坦 因 最 先 來 到 敦 煌 , 利 用 買 通 和 欺 騙 的 手 段 從 王 道 士 手 中 盜 走 大 量 遺 書 , 共 有 寫 本 卷 子 8082 卷 , 木 版 印 刷 20 卷 , 其 中 佛 教 著 作 6790 卷 , 共 裝 24 箱 經 卷 , 另 有 繪 繡 佛 像 精 品 等 , 1908 年 春 , 法 國 人 伯 希 和 來 敦 煌 盜 走 古 書 、 佛 教 變 文 、 民 間 文 學 等 漢 藏 文 卷 子 寫 本 精 華 6000 號 。 1911 年 日 本 人 橘 瑞 超 和 吉 小 川 一 郎 進 行 了 攝 影 和 調 查 , 并 盜 走 文 書 約 600 卷 。 1914 年 , 斯 坦 因 再 次 盜 走 寫 本 文 書 五 箱 。 兩 次 共 掠 走 文 書 一 万 多 件 , 包 括 漢 文 寫 本 書 7000 卷 、 印 本 書 20 余 卷 , 回 鶻 文 、 古 突 厥 文 等 二 三 百 卷 。 1914 年 至 1915 年 間 , 俄 國 人 奧 登 堡 也 盜 走 文 物 2000 件 以 上 。 1924 年 , 美 國 人 華 爾 納 盜 走 莫 高 窟 壁 畫 26 塊 和 唐 塑 等 。 這 些 人 在 敦 煌 學 研 究 上 所 取 得 的 成 績 , 我 們 歷 來 沒 有 抹 殺 ; 但 是 , 這 并 不 能 掩 蓋 他 們 鼠 竊 狗 偷 的 惡 行 , 最 近 有 一 本 有 關 敦 煌 的 書 , 竟 稱 斯 坦 因 為 “ 曠 世 大 師 ” , 譽 伯 希 和 為 “ 天 才 的 敦 煌 學 家 ” , 令 人 惊 訝 ! 實 難 苟 同 。 這 筆 盜 購 、 騙 購 的 恥 辱 賬 必 須 清 算 追 索 ,

    敦 煌 經 卷 的 大 量 外 流 , 引 起 了 清 政 府 的 注 意 。 1910 年 清 政 府 下 令 將 敦 煌 所 剩 文 書 約 8000 卷 運 往 北 京 , 藏 于 京 師 圖 書 館 。 1919 年 甘 肅 省 政 府 教 育 廳 又 將 莫 高 窟 劫 余 經 卷 查 點 封 存 。 至 此 , 敦 煌 文 書 被 盜 外 流 的 現 象 始 基 本 制 止 。

    現 存 敦 煌 文 書 除 我 國 自 藏 外 , 尚 流 散 于 英 、 法 、 俄 、 日 、 美 、 丹 、 韓 等 國 。 英 國 不 列 顛 圖 書 館 東 方 寫 本 部 和 印 度 事 物 部 圖 書 館 藏 13000 件 , 法 國 巴 黎 國 家 圖 書 館 東 方 部 藏 5779 件 , 俄 羅 斯 藏 10800 件 , 日 本 藏 約 600 件 , 美 國 至 少 藏 22 件 , 丹 麥 藏 14 件 。 我 國 則 分 藏 于 北 京 、 上 海 、 天 津 、 大 連 、 台 灣 、 香 港 及 甘 肅 等 地 , 計 卷 式 遺 書 17500 余 件 , 藏 文 篋 頁 9648 頁 。

    敦 煌 遺 書 的 總 數 在 4 万 件 以 上 , 從 印 刷 形 式 看 有 寫 本 和 印 本 , 寫 本 在 3 万 件 以 上 , 刻 本 數 量 較 少 。 從 文 种 上 看 , 寫 本 書 以 漢 文 為 主 , 兼 有 梵 文 、 藏 文 、 康 居 文 、 龜 茲 文 、 于 闐 文 、 回 鶻 文 、 吐 火 羅 文 、 粟 特 文 等 。 裝 幀 多 為 卷 軸 式 , 九 世 紀 以 后 的 遺 書 , 出 現 經 折 本 、 蝴 蝶 裝 本 、 冊 子 本 、 刺 繡 本 和 刻 印 本 。 其 字 体 , 北 朝 均 帶 隸 意 , 南 朝 及 隋 、 唐 、 五 代 、 宋 之 寫 本 則 皆 為 楷 書 或 草 書 。

    遺 書 中 95 % 的 漢 文 寫 本 為 佛 典 , 包 括 經 、 律 、 論 、 疏 釋 、 贊 文 、 陀 羅 尼 、 發 愿 文 、 啟 請 文 、 忏 悔 文 、 祭 文 、 僧 傳 、 經 目 等 。 非 佛 典 文 獻 雖 僅 占 5 % , 但 內 容 相 當 廣 泛 , 包 括 四 部 、 道 經 、 俗 文 學 、 文 書 檔 案 等 。 如 果 進 一 步 細 分 , 則 史 部 包 括 史 書 、 政 書 、 地 志 、 氏 族 志 等 。 子 部 包 括 道 教 卷 子 、 醫 書 、 歷 書 、 占 卜 書 、 類 書 等 。 集 部 有 別 集 、 詩 、 曲 子 詞 、 變 文 、 講 經 文 、 押 座 文 、 話 本 、 俗 賦 及 詞 文 等 。 官 私 文 書 是 敦 煌 文 書 中 最 具 珍 貴 史 料 价 值 的 一 部 分 , 包 括 符 、 牒 、 狀 、 帖 、 榜 文 、 刺 詞 、 過 所 、 公 驗 、 度 牒 、 告 身 和 籍 帳 等 。 另 有 与 戶 部 、 刑 部 和 兵 部 相 關 的 文 書 片 段 。 這 些 資 料 為 研 究 當 時 的 典 章 制 度 和 經 濟 狀 況 提 供 了 寶 貴 的 資 料 。 這 筆 無 法 估 定 价 值 的 財 產 賬 必 須 筆 筆 明 晰 , 不 容 再 有 一 絲 損 坏 遺 失 。

    敦 煌 遺 書 發 現 后 , 很 快 成 為 學 者 研 究 的 熱 點 , 并 成 為 一 門 為 世 界 學 者 所 關 注 的 學 問 ─ ─ 敦 煌 學 。 羅 振 玉 、 陳 垣 、 向 達 、 羅 福 長 、 王 重 民 等 學 者 紛 紛 撰 文 并 著 述 立 說 , 廣 搜 國 內 外 敦 煌 遺 書 進 行 整 理 与 考 証 。 近 年 以 來 , 中 國 的 敦 煌 學 研 究 成 績 顯 著 , 僅 就 查 閱 國 家 圖 書 館 的 書 目 , 90 年 代 以 來 有 關 敦 煌 學 的 研 究 著 述 就 達 數 十 种 , 其 中 如 《 敦 煌 愿 文 集 》 、 《 敦 煌 天 文 歷 法 輯 校 》 、 《 敦 煌 藝 術 敘 錄 》 、 《 敦 煌 石 窟 內 容 總 錄 》 、 《 敦 煌 吐 魯 番 研 究 》 、 《 敦 煌 佛 教 經 錄 輯 校 》 等 等 , 都 是 卓 有 成 就 的 專 著 , 另 外 還 有 許 多 高 質 量 的 論 文 , 這 些 有 目 共 睹 的 事 實 足 以 駁 斥 “ 敦 煌 在 中 國 , 敦 煌 學 在 西 方 ” 的 狂 言 謬 論 。

    敦 煌 遺 書 的 發 現 , 推 動 了 与 中 世 紀 中 亞 、 中 國 有 關 的 歷 史 學 、 語 言 學 、 考 古 學 、 民 族 學 、 文 學 、 藝 術 、 書 志 學 、 歷 史 地 理 學 和 科 技 史 等 的 研 究 。 這 是 中 華 文 明 成 就 對 世 界 文 化 寶 庫 的 重 大 貢 獻 , 應 該 為 中 國 人 所 珍 惜 自 豪 ; 也 應 該 是 中 華 學 人 傾 其 心 血 , 作 好 敦 煌 學 研 究 工 作 , 以 實 現 有 些 學 者 在 展 望 敦 煌 學 研 究 的 未 來 時 所 吐 露 的 : 要 “ 托 起 明 天 的 輝 煌 ” ! 這 筆 因 勤 懇 研 究 而 獲 得 丰 碩 成 果 的 丰 收 賬 , 中 國 學 者 將 永 遠 記 住 : 走 在 敦 煌 學 研 究 的 前 列 !

中 華 讀 書 報 2000 年 07 月 26 日